Tiamo。

all叶all27all耀all黑子all遥all雷欧……反正各种all_(:з」∠)_吃安利,不逆就好w

叶修,生日快乐

“我们队长哪儿都好!”

【你值得这世界上所有最好的】
【如果你曾有一刻感受到我们的爱意和祝福】

【矫情向告白】
叶修,我喜欢你,一点一滴地就喜欢上了。

明明三次也有了喜欢的人,可别人一问起喜欢的类型,喜欢的人,下意识地就是想起你,然后才惊觉,这样下去不行。
可是没办法了,即使明白再喜欢也就只能做做梦,即使明白真的喜欢上你就意味着无休止的心痛心塞。

贺图还没撸完q_q,希望在祝贺生日当天能发出来,希望早点凑满十万祝福w

如果你知道有那么多人那么多祝福只为你和你的荣耀,那就太好了

你的故事未完,你的荣耀不灭
我们不散

说好的生贺……到现在还没画完【扶额】

好歹嘉世时期要过去了……等等貌似后面更

人,是不能懒的

orz

哦对bug之后慢慢【?】修xx

【cos预告】『仿佛故人来,却名上杉绘梨衣』

上杉绘梨衣 cn:树懒不是树袋熊【叫树懒就好(๑•̀ㅂ•́)و✧

妆娘:是个圈外妹砸w

摄影:无飞

后期:我不会告诉你我一直叫她后期菌的_(:з」∠)_超美的妹砸

唔顺便招无偿后期w有个后期大大已经调教好几张了ww只剩5张左右吧23333333

最喜欢干这种毁女神的事儿了_(:з」∠)_

【all叶】2 没有你的时间【死亡梗慎戳

1 没有你的世界后续

有私设

谢谢你们看我的文(๑´ㅂ`๑)

嘛这次不算短小应该不会有3了(๑•̀ㅂ•́)و✧

之后会开一个大长篇【心好累_(:з」∠)_

渣文笔继续放送w



5.

      雨中的世界很安静,车子发动到渐渐离去的声音都比往常大。

      苏沐橙打开伞,沿着山路慢慢往上走。

      “今年一个人来了啊,最近雨下得多,小心路滑。”

      “好的,谢谢大爷。”

      看守的老大爷看到这个每年都来的漂亮姑娘,笑着打了个招呼,苏沐橙也点头笑着回应。

      没多久,她就伫立在了一个略有年代感的墓碑前,将手中的花放下,絮絮叨叨地说着今年发生的事情。

     “果果一般都赶在清明节那天来,我比较想晚点等清静点再来,所以今天就一个人来了。”

     “今年的冠军不是兴欣,真讨厌。”

     “我也快要退役了吧,要是沐雨橙风落到个男选手手上就好玩了,除了吴女士还会有个某某男士了。”

     ……

     “啊对了,还有件事儿。”

     苏沐橙手遥遥一指更远的山上,落点不明。

     “叶修哥在那边,有点远。”

     “哥你一定要主动去找他玩啊,叶修哥那么懒,才不会主动来找你。”

     “那我走了。”

     她揉揉眼,往山上走去。

     以后就都是一个人来了啊。

     走了一阵,站定在崭新的黑色墓碑前,苏沐橙扯开浅浅的笑。

     “叶修哥下午好。”

6.

      乔一帆看了眼时间,早间训练结束了。

      摘下耳机直起身子,习惯性往公会部去的脚步突然顿住。

      有些僵硬地转过来,他又坐回了椅子上。

      对了,以后都不用去叫前辈休息了。

      叶修退役以后就跟公会部混在一起,刚开始公会部的成员还相当激动和拘谨,到后来都被叶修带嘲讽了,成天都能听到里面“靠兄弟你行不行啊”“年轻人不懂吧?不懂学着点”“哎哎哎那边那个你是去送人头的还是送装备的”。

      熟了之后一帮人就经常在游戏里杀得昏天黑地,昼夜颠倒,陈果很头疼,但是又喊不过一群大老爷们儿,最后还是扬言要禁叶修的烟这帮大爷才消停点。

      陈果想哭啊,为什么别的战队公会部都是井井有条的,就她们兴欣成了个流氓窝。

      叶修深沉地说,这是老魏遗风。

      被老板娘赏了一拳。

      鉴于叶修还是不愿意恢复正常作息好好休息,陈果最终妥协了,让乔一帆去监督叶修至少训练结束的时间都要去休息一会儿。

      叶修最对付不了的就是纯良后辈了,陈果和苏沐橙也对叶修渐渐好转的脸色和黑眼圈表示满意。

      于是乔一帆也习惯了,训练完,走到公会部,拍拍叶修的肩,推着人去休息。

      也习惯了那人满脸无奈地碎碎念。

      “一帆你也别那么听她们的话啊。”

      “前辈确实应该好好照顾自己的身体。”

      “哎哟你们年轻人真有精神。”

      ……

      乔一帆已经习惯了。

      他愣愣地看着屏幕。

      以前没有前辈的这段时间,我是在做什么呢?

7.

      韩文清合上手中的电竞之家,走到电脑前,打开发布会视频。

      画面上是苏沐橙,睁着红红的眼,平缓地说道:“君莫笑的账号卡不属于战队。”

      “考虑到种种原因,散人能一代代传下去显然是不现实的。”

      “虽然叶修……应该是很想看到君莫笑在荣耀的赛场上一直战斗下去的。”

      “但我认为,没有人能继承他,继承他的君莫笑。”

      “这不是感性思维,我们也是经过很多计算和讨论决定的。随着日后等级的调整提升等等原因,散人终究会被淘汰。”

      “就让君莫笑一直属于叶修吧。”

      韩文清关掉视频,沉默地坐在沙发上,突然狠狠地锤了桌子一下。

       从知道那人的死亡以后,这是他第一次发泄情绪。

       我还什么都没来得及和你说。

       他把头埋在双臂间,咬紧牙关。

       铁铮铮的霸图汉子才不会随便哭出来。

       那么,要怎么做,我才不会心痛得要死。

8.

       你还不知道那最重要的事情。

       现实让他们不敢告诉你。

       你曾有所察觉吗?

       嘘。

       你睡着了,让他们说小声一点。

9.

     “叶修,我喜欢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end

      

于是这篇还债文应该算完了吧(๑•̀ㅂ•́)و✧其实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_(:з」∠)_

大概就是一种感叹吧,他们身处现实,而现实对他们的一句“我喜欢你”接受得那么困难

但我还是希望至少心意能传达到

如果有虐到人就太好啦(๑•̀ㅂ•́)و✧

     

【all叶】1 你不在的世界【死亡梗慎戳( ´ ▽ ` )

还债文w标题废
原本定的是欢乐向,但是发现寡人想不出好的梗ˊ_>ˋ
顺便战斗方面不是很懂有虫请谅解【土下座
嘛渣文笔放送
可能虐?




1.
张佳乐的手都在抖,但还是紧紧握住手中的奖杯。
这是他第二个冠军奖杯。
他的两次冠军,一次在世界联赛那年,一次在他准备退役这年。
说到那年。
“乐乐,发什么呆啊。”
那人边走上前边拍了拍他的肩。
“走吧。”
“你的冠军可算是等到你了。”
他愣愣,立刻跟上去。
“谁是乐乐!说了不许这样叫!”
张佳乐是一名老将,也是荣耀史上少有的一个冠军都没得过的顶尖职业选手,还经常是第二,这一点没少被那个人提出来笑话他。
率先走向台上的是领队,他就这样背对他们招招手,台上欢呼尖叫的人潮,飘落的彩带仿佛就是那只异常漂亮的手带来的。现场屏幕上他们再熟悉不过的角色重演了他们所有胜利的战役,欢呼声里他们走过红地毯,登上领奖台的那一刻,屏幕上所有战役都到了最后时刻,灿金色的“荣耀”重重打在眼上。
“The winners!”
直到这一刻,他们才意识到。
我们,是冠军。

2.
“张佳乐?”
他蓦地回神,对身边的人笑了笑没说什么。
张新杰见此也没再说话,扶正眼镜,理了理身上的西装。
他们一帮电竞职业选手平时就没穿过西装,去苏黎世的时候也是穿统一的运动服,这一下很不习惯。
今天天气很好,太阳光有点强,眼镜有点花。
队伍在前进,黑影在眼前晃动,晃着晃着就到他了。
他上前,将手上一直抓着的一捧白玫瑰放在叶修耳边。

原来叶修家很有钱,这一点今天之前他们还真不知道。
周泽楷想起叶修跑轮回卖攻略的事儿。
江波涛献完花后并没有回到座位上,只是面无表情地走下来——今天谁都是面无表情——拍了拍他的肩,示意到他了。
他点点头,走上前去。
叶修化了妆,修了容,所以即使是躺在黑色的棺木中也不显得十分苍白。
他们也早已习惯了脸色有点苍白的他。
这样看上去就只是睡着了,安静得很,睫毛没有一点颤动,胸膛没有一点起伏。
叶修的手交叠搭在腹上,周泽楷抿紧唇,没有献上一大捧花,只是抽出一支,折了枝干,再将花放在叶修异常漂亮的手上。
神父抬眸看了他一眼,复又垂下,继续诵读圣经。
周泽楷也没注意到这一点。
指尖不小心触到了叶修的手,凉得整个人都抖了起来。
终于有“这个人已经死了”的实感。
周泽楷呆呆地走下去回到座位上,直到身边的江波涛递来纸巾,才发现自己哭了。

3.
坐在后一排的黄少天看到斜前方的周泽楷在拿纸巾擦眼泪。
一个大男人哭在平时够他嘲笑好久。
只是今天他不想说话。
也没立场。
他也在哭啊。
偶尔感觉不舒服了才随便擦擦眼泪,右手西装袖口那里被揉得一团乱。
他就这样发着呆想事情,旁边的喻文州双手环胸,低垂着头,刘海盖住眼睛看不出神情。
现场很安静,只有神父低哑的声音在耳边回荡,全是英文,听不懂。
黄少天眨眨眼,目光再一次越过人人低垂的头,望向被白玫瑰覆盖的叶修。
他看不清,但是再不看就再也看不到了。
本来还想为什么搞那么大排场的葬礼啊还是西式的,现在他懂了,是为了有足够的时间。
好好道别。
喻文州听到旁边黄少天的低语,从恍惚中清醒。
咬住下唇,一声不吭。
“再见。”

4.
“队长早上好。”
“早上好。”
王杰希来到训练室,和队员们一一打了招呼,照常辅导。
有一个小队员的近身战发挥比较出色,王杰希看了会儿,提了几条建议,并且打了一场指导赛。
高英杰和其他队员一起围在周围认真观看学习,但是眼光却时不时担忧地瞟向王杰希。
队员们都没发现,但他发觉了,那名小队员的血线已经降到了一个很难挽回的位置,这时候一口气高攻拿下是最好的选择,但是王杰希却用攻击不是很高的技能磨了一会儿,保证了操作的连贯性,这一般是团队赛的应对方法,防止对手得到牧师援助后抓到己方的技能冷却空隙反击,当然如果是武器上打了治疗技能除外。
其他人也许会觉得王杰希稳重,考虑到了各种情况,但是他知道的。

队长。
高英杰心中叹了一口气。
那不是叶修前辈,不会在单人赛中突然给自己治疗的。

tbc.

我想不出来了嘛后续等我再暗搓搓地想一个星期吧哎嘿